读趣阁

第128章 向死而生,凤凰涅盘(长章)

天才一秒记住【读趣阁】地址:www.duqugei.info

踏踏踏,接连三步如惊雷般砸落,每一步都仿佛带着毁天灭地之力,让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发出阵阵痛苦的轰鸣声。

而静名则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一般,喘不过气来眼前的战玄静宛如战神降临,不可一世。踏天七步,威力惊人。如今,她已经踏出了其中的四步,其气势更是节节攀升,无人可挡。

更要命的是,战玄静触动了至高擂台的加护,算是一场美丽的意外。毕竟至高擂台的情报少之又少,至少在场的人没一个人知道至高擂台还有着奇奇怪怪的加护,以及触发的条件。擂台的一根柱子发出醒目的光芒,照射在战玄静的身上,本就已经强到了他人无法直视的战玄静,现在又更上一层楼了!

静名轻出一口气,面对战玄静真的无法保留呢。

“面对你的话,多少底牌都不够用呢。”静名看着战玄静平淡的说出这句话。

战玄静听到后战意变得更加的高涨,这意味着面对如此状态的她,静名依旧还有办法提升战力与自己抗衡争锋。萧玉怜同样好奇的看向静名,面对这样的战玄静,同级别同代人按理不可能还有办法再战而胜之了,而静名却如此平静。

“羽化...”

......

“唔...”鬼式博艺等人相继醒来,看向四周,是熟悉的区域。是的,他们醒来后发现他们已经回到了最后的擂台区,不同的是,之前通往最顶层的门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直播着至高擂台,静名她们之间的战斗。

来到这边,学生们一脸复杂的,但还是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毕竟就算他们被战玄静一个人秒杀,但终究是曾经达成了通往最顶层的条件,形势比人强,虽然能到最后擂台区的学生无一不是同代的精英,但精英与精英之间依旧有差距。

一过来就看到了静名与战玄静相互试探性的攻击的画面,而这所谓的试探性攻击,让鬼式博艺他们的脸一阵抽搐,因为他们很明显的看得出,这试探性的攻击自己要是挨上一下,就没了。

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但亲眼所见,还是十分难受。

那些与遥不可及的天才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人们啊!他们的命运注定充满了无尽的悲哀和无奈。从出生那一刻起,他们就肩负着整个家族殷切的期望,仿佛身上背负着一座沉甸甸的大山。

这些人自小接受的便是最为严苛、最为精英化的教育模式。无论是知识的传授还是技能的培养,都被视为重中之重。他们被剥夺了童年应有的快乐时光,取而代之的是无休止的学习和训练。

不仅如此,家族还会毫不吝啬地将庞大的资源倾注到他们身上,以期让他们能够脱颖而出,追赶甚至超越那位天才。各种珍贵书籍、名师指导以及稀有修炼资源源源不断地供给着他们,但这一切对于普通族人来说却是难以企及的奢望。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努力,似乎永远也无法摆脱那个天才的阴影。那位天才犹如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光芒万丈,令人无法直视。相比之下,他们自己则显得黯淡无光,微不足道。

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他们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时常感到彷徨不安。尽管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汗水和努力,但收获的成果却总是不尽如人意。渐渐地,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甚至对未来失去信心。

或许,只有当某一天他们真正认识到自身价值所在,并找到属于自己独特道路的时候,才能从这种悲哀中解脱出来吧……

如果这样的天才仅有一人的话也就算了,毕竟上一代人中,已经出了一个打遍天下同龄人的御雷木静了,与她同处一个时代的人同样的连她的背影都难以跟上,甚至当初还有玩笑话说御雷木静的招亲宣言是准备孤独终老了,可谁也没想到,就那么突然的结婚了。

望着眼前屏幕之中那正激烈交战、难分胜负的战玄静与静名二人,心中不禁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撼之情——这个时代竟然同时诞生出了两位如此惊才绝艳之人!她们以绝对实力碾压同辈众人,犹如两颗璀璨星辰闪耀于天际之间。

然而,这并非如“既生瑜,何生亮”般令人心生惋惜的宿命对决;相反,两人之间更多地展现出一种相互激励、共同进步的良性竞争关系。

......

“陛下,她们甚至超越历代的预备圣者...”

预备圣者...多少年没听到这样的词语了呢...爱丽丝菲尔回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等级能达到lv80的人都少之又少,而lv81即为圣级,预备圣者就是从小展现的天赋资质,让人看出了未来很大概率成为圣级,就会被称为预备圣者。

而战玄静和静名被管理者评价为超越了历代的预备圣者也在爱丽丝菲尔意料之中,毕竟岁月的沉淀在那,能让爱丽丝菲尔感觉有趣的事情已经非常之少了,她都愿意专门花时间来看了,自然不可能是小事,必然是前无古人的“奇观”。

“那你觉得谁能笑到最后呢”

管理者沉默了十几秒,以管理者见证了从古到今的挑战者的资料,竟然依旧花费了十几秒去运算,去思考,去评估。“以目前的情况看,战玄静的赢面比木名要高那么一些,萧玉怜的辅助能力比起万里菊要强大,我认为战玄静与萧玉怜的组合更加强大。”

咯咯咯...

“在余看来,木名和万里菊的组合才会是笑到最后的,看着吧,马上就要出现变化了。”

管理者十分不解,它经过如此严密的计算,无论如何都不觉得静名的胜率有多高,可是爱丽丝菲尔那笃定的姿态让它产生了怀疑。

战况急转直下,战玄静爆发出踏天七步,以及得到了至高擂台的神秘加护,反观静名这边似乎开始要被战玄静压着打了。

管理者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但它与爱丽丝菲尔相处那么久的岁月,爱丽丝菲尔不可能没她的理由。

......

在这一瞬间,仿佛时间都停止了流淌,周围的一切变得格外宁静。静名,她的心境如同平静湖面一般波澜不惊,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一种空灵的境界之中。

此刻,她与外界的喧嚣隔绝开来,思绪渐渐飘远。她感受到微风轻拂着脸颊,带来一丝丝凉意;听到生命古树树叶沙沙作响,仿佛大自然正在演奏一场美妙的交响乐。在这个空灵的世界里,没有烦恼和忧虑,只有无尽的安宁和平静。

静名的呼吸变得缓慢而深长,每一次吸气都将清新的空气吸入体内,滋养着她的灵魂;每一次呼气则排出内心的浊气,让心灵得到净化。她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肌肉不再紧绷,紧张情绪也随之消散无踪。

天地间仿佛弥漫着一层神秘而又庄严的气息。她身姿曼妙,衣袂飘飘,周身散发着淡雅的仙气,如同一股清泉流淌而过,让人感到心旷神怡,将这片空间都染成了仙境一样。

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静名不禁回想起了两年前那次惊心动魄的经历——当时她施展出了传说中的羽化登仙之术!自那时起,这股神秘莫测的力量便一直萦绕在静名心头,令她难以忘怀。

原本以为自己再也无法重现那种境界,然而,当静名开始修炼第一道仙气时,心中的好奇如同被点燃的火焰一般熊熊燃烧起来。于是,她忍不住向寒请教:“我是否有可能主动进入到那样的状态之中”寒给了肯定的答复,但同时也提醒说,目前只能做到羽化,距离真正的羽化登仙还差得远着呢。

此刻,静名所感受到的那份熟悉,源自于那种与整个世界都显得格格不入的奇妙感受;而陌生之处,则在于这种格格不入并非彻底,仿佛她的身躯只有一半融入了苍碧界,另一半却游离在外。此刻的静名,宛如处于一个临界点,一半的身体仍停留在现实世界,另一半则已迈入了一个未知的领域。

与之相对的,羽化的优势就是因为一半身体不属于苍碧界,这也就意味着,所有苍碧界的力量也好,规则也罢只能对静名造成一半的影响力。所以战玄静的踏天七步只能对静名来说,直接就是最简单攻击力减半了。

“哈哈哈!!!就是这个啊!就让我看看两年后的我究竟能不能触碰到你吧,木名!”

静名仿佛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源源不断地展现出令人惊叹的实力。每一次萧玉怜以为战玄静已经势不可挡时,静名都能轻而易举地揭开一张隐藏的王牌,瞬间提升自己的战斗力,与战玄静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

然而,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如果说以前的静名仅仅散发出一种超凡脱俗的仙气氛围,那么此刻的她在萧玉怜眼中已然化身为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尽管在苍碧界没仙子的概念,但在别人眼中的静名从根本上的与众不同。她明明身处在这个世界之中,但又似乎与之游离,宛如来自另一个维度的存在。

萧玉怜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幕。静名的身姿变得越发飘逸灵动,她的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神韵。萧玉怜愈发深刻地感受到了之前战玄静无数次跟她诉说,静名那无与伦比的魅力和实力。

如此状态已然是战玄静最强的姿态,而羽化后的静名散发的气势不遑多让,这也就意味着静名的哪怕不是完整的羽化登仙,仅仅是羽化就有着媲美萧玉怜对于战玄静的全方位增幅。

毕竟完整的羽化登仙在爱丽丝菲尔看来是与勇者的界限突破是一个级别的神级技能,并且是神级技能里最夸张的那一类。所以哪怕是单纯的羽化也是非常夸张的提升幅度。

“来吧...”静名的声音变得悠远,不处于这个时空。

两人同时踏地,擂台毫不意外的直接碎裂,甚至修复速度第一次没赶上她们的破坏力。在这个时间点,开启了空战。战玄静上了天空后,本身倒是不会滞空,可战玄静拥有技能《踏空》,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踏空,在空中不断变换方位。静名就简单了,有《空》的她,每次闪现都出现在不同的位置。

拳对掌,依旧是出海对击天!

完全不同的威力,完全超越了同代人能做到的威力,而对于她们来说只不过如同普通攻击一样的简单,在萧玉怜眼中已经完全失去了两人的身影,只是天空中不断的传来爆炸般的轰响,让她意识到她们无时无刻不在攻击。

万里菊也一样看不清她们的身影了,不过她的辅助技能依旧能准确的施加到静名的身上,多亏了多年的相处与默契。

哈...哈...战玄静的呼吸开始渐渐变得紊乱起来,表面上看起来她与静名势均力敌,但每次碰撞攻击后,都会被神圣之火附着,这火焰积少成多,再加上内部呼吸的冲突,部分血管应该是爆裂了,战玄静的嘴角溢出了血丝。但她不能停下,一旦停下被静名的击天直击的话,她很有信心这一次她绝对凶多吉少。

反观静名倒是没有太多的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仙气渐渐的不够了,羽化是最为消耗仙气的,一旦仙气耗尽,静名没了《仙》,基本就游戏结束。

就在此刻,萧玉怜惊愕地发现原本应该静静躺在擂台上的逆鳞剑碎片竟然毫无征兆地漂浮起来。她心急如焚,高声呼喊:“当心啊!”

战玄静心知肚明,她当然听清了萧玉怜的警告声。然而,此时的她已是力不从心。感觉到来自死角处的危险警报,她还是竭尽全力试图用最小幅度的动作去规避。可惜,如此细微的破绽也没能逃过静名敏锐的目光。

在那双仙眼下,战玄静哪怕是一丁点的疏漏都逃不过静名的法眼。“糟糕……”随着一声轻叹,战玄静因为这次稍纵即逝的躲闪,身体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着一般。她体内的血管瞬间炸裂开来,剧痛难忍,令她的动作猛地一顿,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紧接着,她的视线中便出现了静名那只白皙如玉的手掌。

只听清脆的“啪”一声响,战玄静宛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径直从半空中坠落,硬生生地把擂台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这一幕同样被最后擂台区的其他学生看到了,大家都沉默了。战玄静不强么答案是否定的,毕竟能走到最顶层的学生又有几个战玄静一己之力都能单挑他们全部,可依旧敌不过静名。

静名自空中缓缓降落,退出了羽化模式,胸口也是剧烈起伏。万里菊没有放松,因为她明显看到静名依旧保持警戒的状态,完全不像一个胜利者。

而萧玉怜也没有关闭生命古树,这意味着她们都认为战玄静没有刚才那一下就结束。

周围的温度没有征兆的升高,大坑中飘出丝丝火星,一声嘹亮的凤鸣声传出来。啪,战玄静的手指出现在坑洞边缘。

“向死而生,凤凰涅盘...”静名轻轻的说出了这八个字。

“咳咳咳...”战玄静的腹部一片血红,那是刚才被静名击天直击的部位,血液像不要钱似的从她的喉咙喷出。但她的双眼依旧充满了对战斗的渴望,对胜利的渴望。

静名退出了仙模式,战玄静却因为涅盘获得了最后一击之力,胜利似乎就要在此时分出了。凤凰涅盘,受到伤害越大,发动时,这拼死一击是最为恐怖的。

这也是战玄静首次激活凤凰之力,因为战玄静的凤凰之力牵动,静名的逆鳞剑发出了高昂的龙吟。

龙凤斗!

萧玉怜高悬的心终于放下了,静名已经退出了刚才那种无敌的姿态,而战玄静却还有超越任何以往的一击之力,静名应该是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战玄静,如果这是单人战斗的话,我应该是输了,可惜这次是两人对两人,萧玉怜输给菊了。”静名平静的道出了这个事实。

战玄静和萧玉怜同样满脸问号,在战玄静的认知里,圣已经是万里菊最强大的辅助技能,因为那神圣之火,可让战玄静吃了不少苦头。只能说恰好战玄静掌握的是凤凰涅盘,同为火,神圣之火没有再对战玄静造成伤害。

难道万里菊居然还有压箱底的技能没用出来

像是回答这个问题一般,本该保护万里菊的护罩毫无阻碍的碎裂,万里菊的身体缓缓飘向空中,一道光环出现在她的头上。她的技能终于首次在苍碧界亮相了,而看到这一幕的爱丽丝菲尔不自觉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反转再反转,最后擂台区的学生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本以为静名要赢了,结果战玄静居然涅盘了,本以为战玄静赢了,万里菊又似乎有着逆转局势的可能。让他们现在不敢妄下一句定论,天才的世界,凡人真的无法理解啊!!!!!

如遇章节错误,请点击报错(无需登陆)

新书推荐

高冷老公别惹我 长安刀歌 带着儿子去抢婚 [重生]我的竹马是足球巨星 孤影行 刺客风云史 崛起美利坚